会员注册 | 登录
(点击刷新)
还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欢迎来到华西医院! [请登录] 免费注册 |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热点专栏 » 治理商业贿赂工作专栏
北京最大医疗贿赂案调查:10家医院涉案
发布时间: 2008-11-27 作者:华西医院宣传统战部 浏览次数: 1946 次

 核心提示 
        北京远东德尔医疗器械公司贿赂案,是今年京城医疗界最大一起贿赂案件,涉及全市10家医院,受贿人员17人,行贿金额150多万元。
        检方概括该案的特点是,“作案时间长,行贿区域广,受贿人数多,累计数额高,提好处费比例明确”。
        8月31日,丰台区法院作出一审判决,直接责任人、该公司的副总理赵冬辉被判有期徒刑1年半,并以单位行贿罪判处该公司罚金500万元。
8月31日,法官宣判话音刚落,赵冬辉便面带喜悦地回头向家人说了一句:“还可以。”
    赵冬辉是北京远东德尔医疗器械有限公司副总经理,于2002年7月至2006年9月期间,为推销医疗器械,向全市10家医院的院长、科室主任等行贿。
    他被判有期徒刑1年6个月,同时北京远东德尔医疗器械被处以500万元的罚款。
    “这么重的罚款很少见。”陈林说。
    陈林是赵东辉的代理律师。他说,这个案子的另一个特点是,以往在贿赂案中,不起决策作用的雇员,一般很少被追究刑事责任。“案件告诉世人,受单位指使行贿,也是犯罪。”
    目前该公司的总经理崔玉普仍在被追逃中,有说法称已在逃国外。
    举报信牵出贿赂案
    由于有人举报,赵冬辉接受丰台检察院调查,他承认除了以出国游的方式行贿医院,还曾为院长购买陆虎越野车。
    去年9月,一份举报信递送到丰台检察院。这份信牵连出了这起巨大的医疗商业贿赂案。
    举报信的内容很简单,只是称,远东德尔公司安排中国航天科工集团三院下属的××医院一副院长出国旅游。接到举报后,丰台区检察院的反贪局立刻进行调查,发现该医院副院长何某确实曾去欧洲旅游。陪同人是远东德尔公司的销售经理秦建东。
    秦建东在接受调查时供认不讳,并称具体事宜由公司副总经理赵冬辉负责。
    这起重大行贿案的直接责任人———赵冬辉浮现在检方视野中。去年10月12日,赵冬辉向反贪局详细供认,安排该医院副院长出国一事。
    在此半年前的4月,远东德尔公司正准备投标该医院的业务。远东德尔公司主要是代理德国德尔格公司生产的麻醉机、呼吸机、吊塔等医疗设备。#p#分页标题#e#
    当时,赵冬辉得知,该医院院长施某希望其能安排何某和麻醉科主任去德国等地游玩。因为招标业务与这两人的态度有关。
    赵冬辉向公司总经理崔玉普汇报后,同意由秦建东陪同他们出国。赵为其联系的旅行社是中青旅,由于凑不够一个旅游团的人数,三个人被拼团到另一个旅行社。
    安排出国游,只是赵冬辉向该医院行贿的一部分,他供认,院长施某到欧洲旅游时,曾让赵冬辉找人帮忙换了3000多欧元和一些美元,折算约4万元人民币,施某回国后钱也一直没还。
    是在2004年,远东德尔公司中标了一台售价30万元的呼吸机。中标后,应院方要求,给了一名科主任1万元“科室支持费”。
   去年5月,公司又中标了该医院的一个手术室洁净工程,价格约500万元。3个月后,施某对赵冬辉说,他看中了一辆二手的陆虎越野车,已经开回家,钱由朋友垫付。他想让赵冬辉买下车,让他开一段时间,车可以落户在赵冬辉公司名下。
   第二天赵冬辉从公司拿出15万元现金给施某,并将车辆过户,后来又分两笔将23万元给施某,车辆一直由施某开着。
在公诉机关对赵冬辉的起诉中,没有对他与施某之间经济往来的指控。但在丰台区检察院反贪局的扣押物品清单中,有施某的签字,后面括号注明“我向赵借开的陆虎车”。
   多种方式联络感情
   时任大兴人民医院院长的王克军是赵冬辉最早的行贿对象,他除了给回扣之外,还以报销各种发票等方式行贿。
赵冬辉,1975年出生,2000年7月毕业于北京联合大学中医药学院,12月进入远东德尔公司,从事销售。公司的直接销售对象是北京和天津各医院。
   由于出色的工作业绩,4年后,他被任命为副总经理,分管北京的销售工作,主要对通州、大兴、丰台、海淀、平谷、密云等区县医院进行器械销售。
   在销售过程中,赵冬辉和其他公司员工以报销各种发票、车票的方式和医院负责人“联络感情”。海淀区航天中心医院综合计划处副处长承认曾经在远东德尔公司报销了5000元差旅费用。
   赵冬辉最早进行商业贿赂是在2002年。法院已经查证,当时主动给予他照顾的时任大兴区人民医院院长的王克军。
   当年,远东德尔公司通过招标,向大兴医院出售了价值37万元的麻醉机。事后,赵冬辉给王克军送了3万元。#p#分页标题#e#
   赵冬辉供认,没过几天,医院一工作人员主动给他打电话,要求再购买一台麻醉机,售价22万。为此,赵又给了王克军2万。
   2005年8月,王克军调任大兴区卫生局副局长,对远东德尔公司的“关照”也多了起来。
   2006年,王克军给远东德尔公司另一销售经理打电话,说黄村卫生院要购买一台麻醉机,报告他已经批了,并决定由远东德尔公司做这笔业务,让销售经理直接找黄村卫生院院长联系。
当黄村卫生院的业务成交后,赵冬辉给王克军送去25000元。
   王克军给予赵冬辉还不止于这些零星的器械采购。大兴医院在建设住院楼时,远东德尔公司曾中标了包括吊塔、手术灯、手术床在内的共300万元的设备。
   而直到2006年6月,这笔货款仍没有结清,销售经理找到了已任卫生局副局长的王克军,王克军就跟大兴医院和建设方开了协调会,让他们落实资金。
   3个月后,资金结清,赵冬辉给了王克军30万。
   5%-10%的回扣行情
   在供述中,赵冬辉透露,如果不给回扣事情就会难办,而且会得罪很多人,这些人谁也得罪不起。
   赵冬辉行贿案中一个突出的特点是:行贿比例明确。他在接受讯问时说,公司给客户的回扣一般是产品价格的5%到10%。这也几乎成为了医疗销售行业中的定规。
   2004年,远东德尔公司通过投标卖给航天总医院两台呼吸机,每台29万。投标过程中马洪山就主动提出要有10%的回扣。
   给医院领导和科室负责人送回扣时一般都是以“学术支持费”的名义送去,赵冬辉说这也是行规,因为他们都是负责采购的负责人,能决定采购哪家的产品,另外也是为了以后建立长期业务联系。
   业务员和销售经理一般能拿到销售额2%的提成。赵冬辉每个月的工资比销售经理高得有限。
送回扣时一般都是两人,通常是赵冬辉和销售经理一起去,主要是防止他们在送回扣时私自截留回扣款。
回扣数额都由公司总经理崔玉普确定。通常是,销售经理和客户谈好回扣数额,告知赵冬辉,两人再在一起向总经理汇报。有时销售经理也会直接向总经理汇报。
    赵冬辉在供述中透露:如果不给回扣事情就会难办,而且会得罪很多人,这些人谁也得罪不起。
赵冬辉给了院长马洪山回扣后只结清了一部分货款,余款必须由该院设备处处长李满林和ICU主任赵呈恩签字才能结算,但他们一直不签字。#p#分页标题#e#
   赵冬辉与总经理崔玉普商量后决定,除了给院长58000元回扣,再给这两人每人1万元。余款很快结清。
   后来马洪山在2005年主动找赵冬辉要求再购买两台呼吸机。
   这些事实都被法院所确认。
 “沉沉的一兜子钱”
   邱振环曾一次性接受赵冬辉的贿金40万元。他另有194万元财产来源不明。
   邱振环是通州区潞河医院的原党委书记。在赵冬辉的贿赂案中,他是单笔受贿金额最多的一个。
   2005年6月,赵冬辉和销售经理孙静请邱振环吃饭,希望医院能用他的产品。不到半年,赵冬辉向潞河医院成功出售价值200多万的医疗设备。
   此后的一天,赵冬辉约请邱振环喝茶,随后送他回家。在小区门口,赵冬辉边上的销售经理递给邱振环一个兜。
 “我一提感觉是钱,就推辞,他俩说没事,我就拿回家了,妻子没问我是什么,我也没说直接放到大衣柜里了。”案卷里记载了邱振环的这段话。
   过了两三天,邱振环把钱拿到办公室,一数是40万。他在口供中说,自己“一直做思想斗争”。
   春节前,考虑到医院领导班子对他的支持,邱振环便给其中5人每人发了5000元“福利”。
   后来想到班子成员家属也很支持工作,邱振环就又开了一个团拜会,给7名家属成员每人发了2000元红包。
   为了增进与区里各委办局的感情,邱振环花8万元订了22只鎏金狗送人,并不断请人吃饭。
   2006年初,40万的好处费还剩25万。后来,邱振环又看中了一套200多平米的复式房,25万便充进了购房款。
   在检察机关的讯问中,邱振环还交代了在购买医疗器械、兴建办公医疗楼、购进燃煤的过程中,收受中国新兴建设开发总公司二公司、航卫通用医疗系统有限公司给予的好处费,以及在医院招录员工、人事安排及岗位竞争过程中,收受的好处费共10万余元。
   最终,邱振环被控收受包括远东德尔公司在内的多家公司贿赂70余万元,另有194万巨额财产来源不明。
   三人主动退赃未被起诉
   大兴黄村卫生院院长丁某、大兴医院原院长修某和大兴中医院骨科主任张某因“自首、积极退赃”被检方免于起诉。
今年6月21日,丰台区检察院以涉嫌单位行贿罪起诉赵冬辉,但却没有将单位列为被告。7月10日,丰台区法院致函丰台区检察院,建议追诉远东德尔公司为刑事被告。此后,远东德尔公司也成为被告。#p#分页标题#e#
   在检察院对赵冬辉的公诉书中,有一些涉嫌索贿受贿的医院负责人并未列入其中。因出国游而引发这桩贿赂案的中国航天科工集团三院下属的某医院院长就不在起诉书里。
   9月5日,该医院纪检监察审法室负责人对记者说,她今年4月休完假回到医院,就没看见院长施某上班。
 “只听说院长可能与反商业贿赂有关,医院其他人都在上班,但关于他们的具体的事情我们是一点儿也不知道。”这位负责人说。
   赵冬辉在供述中提到,何某回国后曾找过他们,说医院里有人把出国一事举报到上级单位航天科技集团三院纪委了,然后将2.4万元出国费用退回,公司帮他们从旅行社开了一张发票。
   举报信牵出京城最大医疗贿赂案
   对施某的调查已进入什么阶段目前不得而知。但目前,副院长何某和涉案的科室主任还在医院上班。何某本人一直联系不到,相关科室负责人也不接受采访。
   此外,在赵冬辉供述的17名涉案人员中,另有3名未被起诉。
大兴黄村镇医院院长丁某因具有“自首、积极退赃的法定和酌定从轻情节。”今年4月19日,大兴区检察院决定对其不起诉。
  2006年6月,黄村医院从远东德尔公司购买了一台25万元的麻醉机。10月31日上午,丁某叫来一名副院长,把赵冬辉给的3万元回扣存到北京市卫生局的账户中。11月7日,丁某到检察院自首。
记者从黄村医院获悉,丁某已经调到大兴精神病医院,精神病医院办公室证实了这一消息:丁某是以普通医生的身份调到精神病医院的,但他本人至今没有去报到。
   另一被决定不起诉的是案发时任大兴医院院长的修某,他在任妇幼保健院院长时,两次收受赵冬辉的贿赂6万元,一年后他将钱存到了北京市卫生局账户,并与丁某同一天自首。
   目前,修某也调离了大兴医院。
   张某是第三个受贿后退回赃款而被不起诉的人。他是大兴中医院骨科主任,现仍在原单位工作。9月4日下午坐诊的他表示,自己“不会说什么的。”
   大兴一副局长受刑11年
    对赵冬辉庭审当日,北京市卫生局纪检组织各处室负责人和各区县卫生局局长共40人到庭旁听。
    9月6日,记者来到海淀区华亭嘉园公寓。这里原本是远东德尔公司的办公地点,如今已无人在此办公。
   远东德尔公司是2000年在门头沟注册成立。自从该公司案发后,法人代表兼总经理崔玉普和另一股东便不知去向。即使在法院开庭时,也只有一个在公司开车的“后勤主管”出庭应诉。#p#分页标题#e#
   到目前为止,此案牵出的10家医院17名负责人中,已有2名进行了庭审。大兴区卫生局副局长王克军对所收贿赂供认不讳,他于8月31日,被判有期徒刑11年。
   庭审当日,北京市纪委驻卫生局纪检组组织市卫生局机关各处室负责人和各区县卫生局局长共40人到庭旁听。
通州区潞河医院的原党委书记邱振环,于8月底在通州法院受审。他供认自己收受赵冬辉的贿赂40万元。目前案子还未宣判。
   在庭审中,公诉人指出,这类案件不但有损医疗器械销售行业的公平竞争,而且无形中增加了医疗设备的购置成本,严重侵犯了医疗机构的廉政建设,使负有救死扶伤、治病救人的医疗圣地变成了不洁之地,直接助长了百姓看病难,就医费用高的负面影响,给社会造成了十分严重的危害后果。
   公诉人在发表公诉意见时,用“作案时间之长,行贿区域之广,受贿人数之多,累计数额之高,提好处费比例之明确”概括了此案的特点。
  “受指使行贿也是犯罪”
   赵冬辉刚见律师时很坦然,他觉得这不是犯罪,因为现在都这么做,再说了自己只是个打工者,都是在老板的指使下行使的。
   关于赵冬辉一案,丰台区检察院相关人员给本报回复“案件有的在起诉,有的还在侦查阶段,目前不宜接受采访。”
对于公司500万元罚款的处罚,法院目前已查封了该公司在海淀区知春路的两处房产,和以赵冬辉名义购买的陆虎越野车,将其变价后连同扣押的远东德尔公司账户的余款,并入罚金项执行。
   根据丰台区检察院反贪局的《破案报告》,是“我局组织得力干警前往该处抓捕赵冬辉,在其家中将其抓获。”
代理律师认为事实不是如此,而是10月12日检察院到公司找赵冬辉,赵冬辉不在,他当晚10点多主动到检察院投案的。应视有自首情节。
   不过,丰台法院一审中认定了自首情节:“在侦查机关在采取强制措施前,主动到丰台区反贪局投案,并如实供述……,其行为构成自首,予以从轻处罚。”
   但在赵冬辉是否有立功表现上,又出现了分歧。
   本来是询问航天三院某医院的事情,赵冬辉又供认了另9家医院的事情。
   检察院的《起诉意见书》中认为赵冬辉有揭发其他犯罪分子的立功表现。
   其代理律师也找到系列论据论证赵冬辉有“重大立功”,应减轻或免予处罚。#p#分页标题#e#
   法院认为,认定赵冬辉自首,要求其必须如实供述自己的行贿对象,在自首的同时交代受贿人不属于立功。
   9月6日,赵冬辉的代理律师陈林说,对于立功的适用政策不应那么严格,因为他提供的线索已经协助抓捕到了同案人员,且是属实的。
  “就赵冬辉是否有立功行为是本案可以上诉的一个上诉点。”陈林说,只不过家属已经放弃了上诉。
有一点让代理律师陈林印象很深,在他刚接触赵冬辉时,发现赵冬辉很坦然,他觉得这不是犯罪,因为现在都这么做,再说了自己只是个打工者,都是在老板的指使下行使的。“其实,这案件正是告诉世人,受单位指使行贿,也是犯罪。”

 

来源: 华西医院

热点专栏

法律声明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打 印

地址:四川省成都市武侯区国学巷37号,610041

蜀ICP备16010396号 © 2012-2015 四川大学华西医院版权所有

“互联网医疗保健信息服务审核同意书”编号:川卫网审【2015·35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