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注册 | 登录
(点击刷新)
还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欢迎来到华西医院! [请登录] 免费注册 |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热点专栏 » 华西故事 » 时代华西
华西刀客非洲历险记
发布时间: 2017-07-28 作者:宣传统战部 浏览次数: 150 次

201612月,胆道外科陈利平副主任医师担任队长、骨科马俊医生任队员之一的我国援莫桑比克医疗队第21队抵达莫桑比克首都马普托,开始为期两年的援外医疗工作。

今年上半年,在莫桑比克首都马普托市及楠普拉地区就已发生多起武装抢劫在莫中资企业和华人华侨事件,并且造成了人员伤害及财产损失,陈利平医师、马俊医师曾经参与了伤员的救治、转移及心理辅导工作,但他们从未想过,有朝一日自己也会亲身经历这武装抢劫的惊魂一幕。

 

【惬意早餐】


 

7月16日早上6:40,平常得就如同往常周日,医疗队队员集体步行去马普托唯一的一家中式早餐店吃饭。餐馆很偏僻,需要步行三十分钟。餐馆老板是中国人,生意好到爆,每周只有周日供应地道的中式早餐,仅此一天,豆浆免费喝,有油条、豆腐脑、韭菜盒子、肉夹馍、包子……

由于医疗队汽车油料费预算有限,公车也严禁私用,所以类似买菜、商场购物、兄弟们出门聚餐这样的私事多选择步行。反正大家一路浩浩荡荡,想也不会有人敢打我们的主意。但是今天有点特殊,这段时间是医疗队家属探亲的日子,好多队员的夫人和孩子吃完早饭要在马普托市区逛一逛,暂时不回驻地。队长陈利平、中医师袁新华还有我的家属没有来,所以吃完早饭之后,我们三人就一道先回驻地。


【初遇危险】

我们三人沿着海边慢慢往回走,很快就走到莫桑比克国防部附近的一段上坡小道了,这也是我每次海边跑步之后回家的路线,一直都相安无事。因为国防部的缘故,周边好几条路都严禁汽车通行,因此这段路人迹罕至,相对僻静。

我们聊着天,慢慢爬着坡,突然,一位个子很高但并不强壮的黑人端端地挡住了陈哥。我在陈哥的右前两三步的位置,袁新华在陈哥的身后,只看到那个黑人左手冲着陈哥比划着要钱的样子。在非洲,类似的场景见得太多了,经常有黑人这样比划着对我们说“Fome,fome……”,就是很饿,乞讨点钱的意思。

我第一反应是又遇到一个乞讨的,但这个念头只在我的脑海里一闪即过,因为这个人一脸凶神恶煞,毫无摇尾乞怜的感觉,而且左手直端端指着陈哥右边裤袋,口袋里iPhone的外形清晰可见。

我心一惊,莫不是遇到抢劫了?三个人你也敢上来抢啊?

我当即对着他大声呵斥,只见这家伙不紧不慢地举起右手,这才看见,他右手反握了一把刀,近一尺长。看他自信满满,缓缓地举起刀,可以想象在他心里,只要把刀一亮,今天这趟“买卖”定然可成。


【正面搏击】

陈哥和他面对面站着,路被歹徒堵得死死的,一时无法脱身。陈哥一边把手里的外套缠绕到手臂上以防万一,一边不停地对歹徒说“espera,espera(等一下,等一下)……”,还做出准备掏钱掏手机的样子。

陈哥的拖延战术成功地稳住了歹徒,我趁机绕到歹徒身后,准备搬起路边的一块石头砸过去。谁知道那块石头有一截埋在地里,一时竟无法搬动,但我的行动分散了歹徒的注意力,趁他回头看我之时,陈哥迅速逃开,一路向前狂奔。歹徒见状立即持刀追上去,我也跟在歹徒后面追了过去。

由于这一路都是上坡,陈哥脚下一乱,竟一头栽倒在地,歹徒乘势持刀扑了上去。陈哥迅速翻过身来,手脚高高举起,阻挡歹徒的刀,防止伤到自己胸腹部。我瞟见路边的树丛里有一截树枝,上面缠绕了很多藤条,全是刺。哪里还顾得那么多,我一把拖出树枝,对着那个黑人的背一顿狂抽,树枝上有些藤条断了,挂在黑人歹徒的背上。虽然树枝不够粗无法对歹徒造成有效伤害,不过已经成功吸引了他的注意,他放弃陈哥转身来攻击我,这恰恰给了陈哥起身逃离的机会。

我一直保持两三步的距离和歹徒周旋,这时袁新华医师也赶到了,找不到武器,他就抄起地上的石子策应我。我们三人就这样与歹徒周旋着,歹徒虽手持利刃,却也一时找不到下手的目标。

这时,远处一个跑步的白人看见这边的搏斗,从坡上追了下来,眼看帮忙的人越来越多,歹徒只好逃之夭夭。向这位好心人道谢之后,我们也准备离开,但是那位歹徒并未跑远,还在远处观望和尾随。


【劫后余生】

为了以防万一,我们找了一些树枝拿在手上,迅速往驻地跑去。快到驻地时,我才感觉到双手火辣辣地疼,手里的树枝都几乎握不住了,仔细一看,双手被树枝和藤条刺破划伤了,手心和前臂不下十余处口子。陈哥也发现他的腿、手上全是血口子,裤子也在搏斗中撕破。

劫后余生,我们三人难以抑住胸中兴奋、惊恐和庆幸的心情,哈哈大笑……

 

——————以上是亲历者马俊医师的日记——————————

   

马俊医师的后记:

   此刻心情慢慢平复,反思今天发生的一切,有太多地方值得检讨。

医疗队自来莫开展工作以来,一直把安全工作摆在首位,制定了很多包括宿舍管理、人员外出等相关制度,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大家对周围环境越来越熟悉,语言沟通能力也逐渐提高,队员们活动范围越来越大,商场购物、咖啡馆小酌、出门聚餐、海边跑步……这都是好事。

对于安全,我们是否有点松懈了,比如今天的这事就并非不可避免:

第一,为何歹徒都逼到身前,还没有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

第二,僻静的小路能绕就绕,可开车就不要选择徒步,为何要无端增加犯险的机会

第三,虽然今天是三人同行,但如果有更多的人在一起,歹徒是否还敢前来?

第四,今天庆幸人身和财产安全都得到了保证,但是安全的事情不可侥幸,一旦受到伤害,对自己,对家庭,对国家,对援外医疗事业都是不可估量的损失,钱财乃身外之物,不能也没有必要逞英雄。

  细思量,心有余悸;不敢忘,悬心吊胆。我写下上面的话,记录这一次难忘的经历,也提醒自己,危机意识牢记心头。

 

——————后记——————————

 

  从1972年第一次接到派遣援外医疗队员的任务开始,在过去的45年里,华西医院共有35位医务人员分17批参加援外医疗队,分赴莫桑比克、阿联酋、圣多美和普林西比等国家执行援外医疗任务。

目前,我院仍然有7名同志正在非洲执行援外任务。

 

  除了文中提到的胆道外科陈利平副主任医师、骨科马俊医生是我国援莫桑比克医疗队第21队队员,2017年大年初五,呼吸科罗凤鸣、心脏内科蒋凌云、血管外科马玉奎、运管部莫鹏、营养科王永紧急筹组的援圣多美-普林西比医疗队又告别亲人,踏上远征之路。

 

  无论是在那些艰辛的岁月,还是现在这衣食不愁的和平年代,他们肩负祖国的重托,告别亲人远赴他乡,勇敢地面对疫病痼疾、战争动乱,克服艰难困苦,坚守工作岗位,以精湛的技术救死扶伤,为万里之外环境贫瘠、素不相识的人们治愈病痛,带去安康。

  华西援外的医疗队员们,请你们一定要好好珍重,你们不仅是父母妻儿的牵挂,更是华西这片热土的牵挂,是一万名华西兄弟姐妹的牵挂。

  待你们圆满完成任务、凯旋归来之时,我们再为你们庆功!

  深深祝福!!




 


来源: 宣传统战部

热点专栏

法律声明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打 印

地址:四川省成都市武侯区国学巷37号,610041

蜀ICP备16010396号 © 2012-2015 四川大学华西医院版权所有

“互联网医疗保健信息服务审核同意书”编号:川卫网审【2015·352】号